top of page

Jane Ng 與 她的 Phenotypsetter

上篇提到 Jane 貫徹 Alternatif 嘅宗旨同理念,係 2014 年選址 PMQ, 正式建立自己的 studio 'Phenotypsetter'。


Phenotypsetter 彷彿就是 Jane Ng 代名詞


Jane 由零開始, 從一針一線, 一編一織, 多年來帶領著 phenotypsetter 走過無數時裝舞台, 堅毅地去建立一個品牌, 這事業絕不簡單, 她的努力絕對值得敬畏。


Phenotypsetter 講求原則, 堅持原創, 產品要求都是香港製造 Made in Hong Kong.

回望過去, 經歷過獲獎的喜悅,試過產品反應不似預期,再後來疫情打擊巿場的無奈,這些經歷令Jane 對現今時裝嘅發展亦有些少見解。


Designer Talk


解構'助力'


多元學歷 + 實戰比賽 + 不同工作體驗 ; 將這些元素湊合起來絕對係成功嘅 '助力'

Stella: 你初修讀傳理系,繼而修讀時裝設計, 再修讀 Visual art. 做過廣告, 經營自己品牌, 又喺大學任教, 咁多元化, 其實全部都係順其自然?還是覺得唔足夠唔滿足?定係為興趣呢? 究竟邊樣先係你最喜歡? Jane: 香港人都係咁,生活所需要有幾樣才能在手先搵到食。我會覺得兩樣都有,人一定對自己有渴求渴望先會做更多嘅野,如果唔係就會順住自己嘅路行落去,安於現狀。當然有時都係情況發生而觸發到不同嘅選擇。


*學歷跟比賽經驗可以話係Jane嘅助力,令Jane可以係多平台展示作品,開設網店、參加各類型時裝展、展銷會等。同時充實自己, 幫助自己嘅品牌。


她是 YDC , 10 大 best collection !

Stella: 你曾經係 YDC 10 大 best collection, 你點形容當時 YDC 同今天 YDC 比賽呢? Jane: 每個年代有不同設計方向,同之前我參加時都有不同。當年上得台嘅元素和類別比較多元化,會見到多啲唔同 design方向同style。近年比較同一類,例如近幾年有好多都會揀一啲近排興嘅去創作,去迎合返巿場,變相少左獨樹一格嘅design。 另外作品過於commercial ,但考慮到加入娛樂性會令整件事更好,更豐富,例如加入投票,令觀眾更投入。借助 KOL, IG 等宣傳媒界令比賽,作品,設計師得到更多關注。獎品亦不同,得獎作品可以有地方做展覽亦可以賣。整體上係好事可以俾designer接觸同體驗更多,公眾認識又多左。


她與她的 '目標'

" 有目標但未有資源去 support 做更多嘅發展,難道香港原創未成氣候抑或是被我們忽略? "


Stella: 你想成為點樣嘅時裝設計師? Jane: 自己一直有 project 想做,例如 crossover 同其他設計師合作探索更多可能性,但可惜未有資源 support。 長期黎講想可以做衫/design嘅層面帶一啲唔同睇法俾人,做一啲另類又新穎嘅東西去俾人睇,而個樣野係在生意上 sustainable 可持續嘅。亦有宏願係可以有 legacy 留返低,做一啲野改變或者傳承落去,希望有機會做到有呢種影響力。名人會留係人嘅心入面,實體嘅就可以一直反複成為潮流。


[見解] 世界時裝與香港時裝 ; 香港其實都有過『Chic 復古港風』由 90年代港星係電影嘅穿搭作參考。可見香港時裝設計師係具備實力,唔通真係輸在起點上?

Stella: 你認為那個國家或者地方做時裝最成功? Jane: Belgium 比利時 (偶像), London 倫敦, Japan 日本




Stella: 你認為香港相比其他國家或地方,做時裝欠缺咗乜嘢? Jane: 香港人要好快有成品睇到,變左少左時間擺落去 development,而係點樣再做不同嘅野。外地係會有Idea令人嘩一聲,或者專注一樣野做得好好。fashion 係一個又講創意同時有其商業價值,亦好難預計到邊樣元素會贏得到。可能係創意跑出紅左或者多人追捧,唔係一個特定方程式走向成功。 日本特別在於文化根底,平時接觸緊啲咩,呢方面係由細到大,外圍嘅因素教育,資源,創作空間,文化點睇創意,設計,慢慢形成同影響左人。日本嘅培訓,教育比較優勝,日本嘅graphic sense 係先天優勢,創意嘅野都好多例如便利嘅包裝,五花八門嘅文具咁。又或者歐美地方對衣着嘅接受性高啲嘅,一啲爆嘅,佢地都得。 其實香港資源唔差,不過步伐要求快,覺得時間成本太高昂。但創作有時唔可以咁衡量,所以就無慢工出細貨呢回事。 日本打成世工專注一樣野去追求完美,好似一枝原子筆都會不停改良。香港工轉工,專業不定轉換,係本身嘅分別。香港人轉數快,日本就固執啲,要求高,準確精準手工藝強調好有研究,你睇威士忌,牛仔係日本都得以發揚光大,寧捨不同。大家走嘅方向唔同。

Stella: 你覺得喺香港繼續做時裝仲有冇出路? Jane: 唔可以話無,睇下你做邊個範疇。未到死寂,做時裝都可以係打工嘅形式,無話一定要自己做牌子。大牌子要係亞洲要center 嘅時候,就算global嘅牌子係唔同地區都會根據當地品味而有不同程度上嘅調整同變化,香港都會係大牌其中一個考慮嘅地方。

Stella: 你點形容時下香港人對時裝品味和配搭 ? Jane: 我覺得無以前咁要求design咁高,fast fashion嘅影響又好,第一以為會因應不同場合而有不同打扮,而家嘅界線規限比較模糊。變相無咁着重。以前着一件衫都係fashion,而家係靠穿搭去形成潮流。 人願意去花金錢同時間係相對較少。可以見到返工都 casual 好多,飲宴都唔再講求要套“飲衫”,做運動嘅衫都能造成近期嘅運動風。以致唔單止某場合,去到平時嘅都會有影響對衫嘅要求。社會風氣不同,大家着眼點多左好多,娛樂,飲食,生活,衣着,旅行,着重消費嘅種類變廣,分攤左。

Stella: 你對穿搭有咩心得,可以同大家分享 ? Jane: 大家可以放鬆放開啲。人知道身材嘅優點缺點,習慣揀衫就會注重某啲部位,要遮手臂咁。但其實外人望嘅時候未必會留意你手臂,肚腩,條腿粗唔粗,係望整體。我覺得可以嘗試多啲。之前興over size,但其實好多人都唔會試,覺得要合身嘅先可以顯線條。唔一定合身先好睇,有好多人都會好守住自己某啲位。

phenotypsetter 經營到現在係 work, 但仍需努力先能邁向成功。了解Jane嘅過程知道她目標清晰,一直堅持同時裝備自己。期望更多人關注到本地個人品牌,黎緊有工作坊大家不妨去支持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